知更鸟

靳东是白月光,张国荣是朱砂痣。“锤基 盾冬 海森 桃包 ”重度洁癖癌晚期患者;小众不入流辣鸡写手;除了拆cp之外没有雷点,get不到性转的萌点但是不排斥。
QQ:254202260想要图的可以加我,
所有图源网络,侵删

《黑暗的赞歌》·锤基·黑化(我承认是刀)

 原梗来源http://aihan597.lofter.com/post/1ef61e4c_ee7b3e8e#

 第一次写这种文,不喜轻喷 @青穷 

惧怕黑暗的人,同样惧怕光明。 

被埋葬在彼岸花盛开的奈河河畔,稀碎的神思,孤独的灵魂,你用残忍谱写我的悲伤,我用悲伤勾勒你的死亡。

躺在地上这具冰冷的尸体,暗红的血液从身后晕染开,像极了一大朵盛开的曼陀罗,妖艳迷人,璀璨的有些窒息,散发出的腥甜气味如同催情剂一般,引人入胜,不错,他的旁边正是两个交合的人,准确的说是两个男人,也是两个杀手。

对于Loki和Thor来说,性并不是爱情的调和剂,而是生活的必需品,一旦沾染,这辈子都无法脱离,或许,他们根本不在乎。

粗重的喘息,泥泞的水声,皮肤摩擦水泥地板的声音,都因为空旷的厂房而被放大,斑驳的阳光穿过破碎的铁窗照射在赤裸的两具躯体上,让金色的头发发出白色的光芒,让墨绿的眼眸变得温热,他们用最古老的方式,奏响生命的赞歌,也许,是死亡的哀乐。

破碎的呢喃从Loki嘴中吐出,其实他并不想叫,但是生理性的欢愉让他抑制不住自己。Thor宽阔的胸肌足够把他包裹起来,但是这种包裹并不能给Loki任何的安全感,的确,他都自身难保。

当两个人彻底的释放自己的时候,好像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长,他们的通讯工具已经成功的失去了作用,因为被呼叫了太多次。Loki躺在渍满他两人汗水的地上,他已经忘记了什么是优雅,大喇喇的生殖器除了让人觉得淫乱更多的是恶心和憎恶,呵!他本就是这样的人,掩藏在高定西装下的肮脏躯体,他想要弃之如履,但是却难舍难分。曾经有哪个无聊的文人说过,身体是每个人的殿堂,不管里面供奉的是什么,都该好好保持她的强韧,美丽。除了嗤之以鼻Loki不知道自己还能作何评价,或许他本身就是生活在没有苦痛的天堂里,不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地方叫做地狱。

与怪物战斗的人,应当小心自己不要成为怪物。当你远远凝视深渊时,深渊也在凝视你。Loki和Thor就是与怪物作斗争的人,不过Loki不承认自己是人,相较于Thor,Loki更多的具有黑暗的属性,他本就生于黑暗。童年是凄惨的,少年是凶残的,青年是肮脏的,生活从不曾善待他们,所以他们也不必善待任何人,杀戮换来的短暂欢愉,是比性更令人兴奋的东西。

存在即合理,很多人充分的质疑之句话存在的合理性,就如同他们质疑约顿海姆存在的合理性一样。

在约顿海姆,Loki永远是高贵优雅的王子,也是暗夜的使者,相比来说,Thor或多或少还具有一些人性,在经历了一切莫须有的考验之后还保留一丝善良,是Loki对他最不屑的地方,但是有时候他又那么的羡慕他,至少他还像个人。

劳菲站在他金碧辉煌的城堡中,藐视众生,因为在约顿海姆,他是他们的神,是所有人至高无上的信仰,也是所有人不得不服从的对象,他有恃无恐,践踏生命,没有人知道为什么,也没有人在乎。

“MY SON.COME HERE.”他勾勒出一个嗜血的微笑,看着又一次出色完成任务的Loki,这些被他当做蝼蚁的人,只有Loki能进入他的视线。或多或少,有美貌和不能说的关系。

“FATHER.”在屈服这方面,Thor显得比他有血性的多。

“ANOTHER JOB,IF YOU DO THIS,I WILL GIVE YOU WHAT YOU WANT TO ------THE FREEDOM.”

阿斯加德是一个令人向往的地方,那里充满了祥和与爱,其实他们只是表现的不屑与此罢了。

难得的两人没有在无尽的性事中抵足而眠,而是躺在各自的房间里,独自失眠,很简单,因为一封莫名其妙的短讯。

“你们中的一个人,失去了家族信念。出卖自我底线。”

开始Loki觉得莫名其妙,尤其是前半句,令他充满智慧的大脑也出现了当机的一天,因为他实在不能明白“家族信念”这种在他出生就已经死亡的东西有什么可失去的。至于底线,Loki冷笑,他的底线,就是活着。

在第二天前往阿斯加德的路上,Thor几次欲言又止,但是终归还是没有问出口。

暗杀的方法太多了,他们是最优秀的杀手,所以不急在一时。

酒店金碧辉煌的房间里,到处都是暧昧的痕迹,他们从门口做到浴室从浴室滚到地板,从地板移动到床上,这里的每一处他们都留下了自己的味道,他们像是发情的雄狮,用身体的本能去爱抚彼此,深入到灵魂的交融让他们每一个毛孔都感到振奋,汗水混杂着香水味,烟草的味道和檀香味让人发晕,在短暂的释放后,两人又同时进入下一个更为极致的肉体盛宴中,只有在彼此的身体里,他们才能感觉到生命,只有在彼此的身体里,他们才是活着的。

Thor其实同样收到了那封简讯,有些复杂的看着身下因为性爱而迷离的弟弟,他的弟弟,也是他的爱人,也许Loki会嘲笑他的爱,但是他从不否认这样的感情,在极致压迫下扭曲的爱,也是爱。

在孤儿院,不那根本是屠杀场,Thor第一次见到Loki时就被他吸引,八岁的男孩拥有与之难以匹敌的美貌,而这样的美貌本身就是一场灾难,Loki曾经就差点被送到某个有恋童癖的政府高官的床上,最后Thor救了他,但是代价惨痛。从那以后,在这冰冷的人间,两个男孩彼此相互依偎相互取暖,无知的年纪,经历最残酷的考验,上帝是不公平的,甚至是黑暗的。

他们的第一次懵懂的性事是在Loki捅了自己养父一刀之后,Loki像是祭献一样,把自己剥干净送到了Thor的床上。

年轻的躯体是那么容易被点燃,Loki干净的如同折翼的天使,半长的黑发散落在枕头上,墨绿色的眼眸却带着些嗜血的光芒,还未长开的生殖器娇嫩的如同花蕊,耻毛稀疏却黝黑。Thor带着些许虔诚吻上Loki性感的薄唇,像是完成一件庄严而肃穆的典礼,即便他们都知道这只是又一个新的黑暗的开始,那天他们都很安静,只有身上绽放的玫瑰昭示着他们已经完整地属于彼此,只是不同的是,Thor确实爱上了他。

伴随着Thor的回忆,他们完成了这次疯狂的交合,Loki已经累得晕了过去,比体力,他永远不是Thor的对手,抱着自己的伴侣去简单的清洁,Thor把他放在柔软的大床上,安抚好他,然后走了出去。

Steve执行了局长的命令,即便他不解,但是作为特工他并不会多问,看着两条已读的提示,长长的嘘出一口气,他有预感,这将会是一个悲伤地故事。

不出所料的行动失败,但是出乎意料的是Loki受伤了,在逃避神盾局追杀的路上,沉默的让人害怕。

吃掉谎言者的舌头,挖掉背叛者的眼睛,把绝望与痛苦,归还到施加者的身上,把希望与美梦,统统泡酒,把善良与热情,统统埋葬。

Thor的一切不解,在接下来的时间里都得到了很好的解释,草原上最后一次的性爱,让他终生难忘!

Loki从来不是性事的主导者,他是承受和享受者,他喜欢被抚慰。但是今日不同,伴随着电闪雷鸣,伴随着倾盆大雨,在无尽的原野中,他疯狂的移动着身体,感受Thor在他身体里每一处的变化,他也要Thor永远的记住这一晚,记住这一晚他的样子,记住他浑身是血,记住它充满仇恨的眼睛,也许只有这样,Thor才能涅槃。

“你们中的一个人,失去了家族信念。出卖自我底线。”

不错,Loki出卖了自己的底线,而他的底线就是活着。他用自己的生命给了Thor活下去的借口,他用生命给了Thor仇恨,他要Thor记住,今日他所经历的一切,是约顿海姆给的,是约顿海姆造就了今天的Loki,他要Thor永远服务于神盾局,他要Thor活的像个人。

只要有信念,即便是仇恨也好。

你是恶魔,而我为你倾倒,成为你虔诚的使者,从此你就是我的信仰,而我化身恶魔。

你可以把这一切称之为圈套,是神盾局局长的圈套,因为他一早看中了Thor杀手面具下掩藏的善良本质,他一早相中了这把优秀的枪,但是这把枪不能有弱点,因为他的弱点是致命的。

所以他找到Loki,他与他达成了交易,只要Loki死了,Thor将永远获得自由,永远被神盾局所庇护。

谁能说Loki不爱Thor呢?这种爱源自黑暗,源自死亡。

 

如果高脚杯里的红酒 沾染了罂粟的气味, 

喝掉它算不算犯规, 

沉迷国王游戏的蠢人 总是做了善良的傀儡, 

即使成了王也会被迫后退, 

电线杆旁的黑猫 盯上谁又成了累赘, 

霓虹灯下的酒鬼 是不是入了狱犯过罪, 

那美丽的姑娘 被时尚包围, 

可惜输掉游戏的你 始终也不配, 

要不要再赌一局 倾家荡产 也无所谓。

 

Loki被埋在彼岸花盛开的地方,愿来世没有黑暗。

 

 

 

身体是每个人的殿堂,不管里面供奉的是什么,都该好好保持她的强韧,美丽。——村上春树  

与怪物战斗的人,应当小心自己不要成为怪物。当你远远凝视深渊时,深渊也在凝视你。——尼采

 

 

评论 ( 10 )
热度 ( 36 )
  1. 曲中人知更鸟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知更鸟 | Powered by LOFTER